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设备 > 正文

快速增长的数据为网易云音乐推行内容付费业务增加了底气

作者:www.dahedz.com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7-10-17 评论数:
    将这一举动放在阿里和腾讯互换版权的背景下更具意义:9月12日,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腾讯音乐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音乐版权资源,转授权至阿里音乐;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
 
    版权互换后,阿里和腾讯实现了曲库上的双赢--此前因版权问题而下架的歌曲重新回到App上,QQ音乐官方微博称“老熟人又回来了”。
 
    而在这次版权互换中,有人说最受伤的或许是网易云音乐--行业老大和老二携手,会不会给第三名带来致命的打击?不管如何,现在网易云音乐正开拓知识付费市场,尝试多元化的发展路线。
 
    罗振宇聚拢了一群想要让自己更优秀的粉丝,豆瓣时间也有一批追求小清新风格的用户,网易云音乐呢?
 
    随着音频内容的消费升级,音乐平台和网络FM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现在,拥有3亿用户数的网易云音乐也踏足知识付费市场。
 
    网易云音乐在今年9月推出了自己的知识付费栏目——付费精品版。
 
    按照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的计划,他们首批推出3~4个付费音频节目,请业内知名的“内容生产者”播讲心理、亲子、科技等方面的知识。
 
    不断被拓展的边界
 
    有人说这是一个极度缺乏知识分子气质的时代,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对知识“触手可及”的时代——随着越来越多的知识匠人出现,更多人开始渴求通过碎片时间获取“知识”,出于追求实用或寻找乐趣的目的。连接两者的平台也越来越多。2016年,“分答”“得到”等App相继推出“知识付费”模式,这类利用碎片时间来学习知识的方式击中了很多人身上那根知识焦虑的软肋。
 
    今年6月,华菁证券发布的《知识付费报告》中提到:知识付费的群体和高学历、白领、买书者3类人群都有高度重合,估测人群基数约1.5亿,动态来看2020年可达2亿人。而知识付费行业在2020年有望具有320亿元收入规模的潜力,与之对应的平台盈利有近50亿元的潜力。
 
    网易云音乐不愿忽视这个可待开发的巨大市场——虽然通过销售会员、数字专辑等途径,网易云音乐可以获得收益,但相对于需要支付的昂贵音乐版权费用和推广费用而言,他们的盈利道路依旧漫长,而知识付费的出现为网易云音乐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网易云音乐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他们从纯粹的“音乐领域”拓展至更宽泛的“音频领域”,正式和得到、喜马拉雅、豆瓣时间等音频平台竞争。
 
    事实上,这家坐拥3亿用户的音乐平台很早就开始考虑拓宽“音乐类App”的边界,不再甘当“音乐播放器”。
 
    今年4月,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A轮7.5亿元融资,网易云音乐估值为80亿元。也是在融资发布会现场,朱一闻宣布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数达到3亿,仅次于QQ音乐和酷狗音乐,是国内排名第三的音乐类应用。今年7月,中国最大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6月,网易云音乐MAU(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达163.3%,为移动音乐应用中增长最快的App。在移动音乐应用MAU排名中,网易云音乐2017年上半年跻身行业前三,且对第四名酷我音乐的领先优势持续扩大。
 
    快速增长的数据为网易云音乐推行内容付费业务增加了底气。朱一闻将此定义为:在音乐的基础上增加一种新的“听”的内容,“歌曲、电台,都是类似相通的东西,未来网易云音乐还会在社交、娱乐方面做更多尝试。”他也看好知识付费的发展潜力,“很多人也曾和我说过音乐不能做社交,最终我们还是把它做起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要把自己定在一个很小的供需需求上去,其实思路可以更广。”
 
    朱一闻提出的付费音频计划得到网易CEO丁磊的大力支持。“丁老板对我们放权,我跟他讨论过这个事情,他比较支持。”朱一闻对《财经天下》周刊说,丁磊一直看好消费升级,也认为知识付费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
 
    朱一闻想大力拓展“听”的边界,但这一次,他面对的是和网易云音乐成立之初完全不同的市场环境。
 
    在朱一闻看来,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云音乐在产品定位和运营定位上都是一个高端的、高品质的定位,因此从这个点切入知识付费很顺畅。”朱一闻说。
 
    程序员的晋级
 
    2006年,朱一闻从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研究生毕业,随后加入IBM工作。那时他的理想并不是成为明星产品的CEO,而是做个程序员。他的偶像是比尔盖茨和LinusTorvalds,前者开发了Windows系统,后者是Linux之父。
 
    当时IBM、微软这些国际巨头刚刚在中国市场崛起,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都愿意到这样的外企工作。
 
    但IBM这样的大公司的工作方式让朱一闻感到无趣。“就像一架巨型机器上的螺丝钉,每个人只负责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发挥特长,而且一眼就能看到未来5~10年的成长之路。”
 
    两个月后,朱一闻离开IBM,回杭州加入网易。那时网易刚在杭州设立研究机构,朱一闻进入时“整个研究院只有30几个人”。
 
    研究员们被分为前端、后台两个组,前端主要做面向用户的网页开发,后台则是搭建基础的核心架构。一心要做“优秀工程师”的朱一闻迫切希望去后台组工作。
 
    “我的理想是做一些底层的、服务器的开发。”朱一闻回忆说,但当时的“老大”却以前端组缺人为由将他分配到前端部门。
 
    朱一闻将这个过程形容为“莫名其妙”,但回头看,他也承认这个决定给他带来巨大的帮助——这个职位让他学会“了解用户需求”,学会了“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那还是“网页时代”,朱一闻负责网易博客的维护管理,“每个功能写出来之后,都需要用户来验证,他们点击阅读,消费浏览,通过后台数据我再揣摩他们的需求,知道如何改进。”
 
    这份工作让朱一闻从一个单纯的程序员变成了“懂产品的技术人员”,他会和产品经理、交互设计师、视觉设计师沟通产品的走向,预演异常情况的应对方法。
 
    “交互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对产品的理解比较粗线条。而作为程序员,我了解代码的每一个细节或每一条指令的流程,所以这段工作经历让我可以结合双方的角度来看产品。”
 
    稍后,朱一闻被任命为“梦幻人生”的产品经理。梦幻人生是一个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社交网络服务)社区。2009年前后,SNS概念在中国互联网界风行,开心网、人人网等类似的社交平台聚拢了一大帮白领、大学生拥趸。众多互联网公司纷纷推出自己的SNS产品,梦幻人生相当于网易版的开心网。
 
    但这股风潮并没有持续太久,在2011年前后,微播等社交工具兴起,SNS社区开始退潮,梦幻人生项目终于在2012年被叫停。
 
    “当时用户增长遇到了天花板,网易内部也觉得这个产品没必要做下去。”朱一闻回忆说,他带领的20几人的团队就此赋闲。
 
    这次赋闲,让他等来了网易云音乐。
合作伙伴:北京方通顺达家电维修 安徽照明科技学会 晋中舞台灯具 全球电子电气工程有限公司 余姚市矿用电器厂 北京电子科技学院 浙江星城电子科技 晋中舞台灯具 深圳速美特电子科技 广州风行光电科技 山西电子商务网 东港市大河电子公司 郑州澳翔电气自动化 佛山正电电容器有限公司 杭州川井电气有限公司 宁波鄞州西诺自动化设备 四川济龙机电工程有限公司 中山市雷纳电子科技